晌午时分,许不令架着马车穿过车马如龙的朱雀大街。身着护卫常见的武服,腰间的宝剑换成了一把四尺长刀挂在背上用黑布包裹,头上戴着斗笠,脖子上还挂着黑巾可以蒙面。

车厢之中,萧庭正襟危坐,颇为享受的摇头晃脑:

“不令,当年我祖父给你祖父牵马,如今风水轮流转,轮到你给我驾车,这叫什么?”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许不令随口回了一句。

萧庭眼前一亮,稍微琢磨了一会儿:“嗯……不错不错,年纪轻轻便有这种感悟,孺子可教也……”

许不令懒得搭理这工具人,略微琢磨,转头叮嘱:

“今天我去白马庄的事儿,别让陆夫人知道了。”

萧庭轻轻一笑:“小意思,只要本公子玩开心了,自会替你保密……”

许不令架着马车在大业坊的坊门处停下,冲着四处观望的祝满枝招了招手。

祝满枝按照许不令的安排,也换上了便装,暖白点缀桃花瓣的上衣,红底白花的裙子,梳着双平髻,耳垂还挂着翠绿的两个耳坠,二八之龄的缘故,看起来如同邻家小姑娘,很是青涩,就是胸口鼓囊囊的和年纪不太相符。

瞧见马车后,祝满枝眼前一亮,提着裙摆跑过来,很远便嬉笑道:

妩媚牛仔的诱惑

“许公子,这身打扮可以吧?”

“可以。”

许不令往旁边坐了些,祝满枝便干净利落的跳上了马车,在外沿坐下,抬手去接马鞭:

“这种事儿我来就行啦,您千金之躯驾车不合适……”

萧庭听见声音,掀开车帘露出脑袋:“怎么就不合适?给我驾车是他的福报……”

偏头瞧见祝满枝,萧庭一愣,上下打量几眼,表情浑然一变,做出翩翩佳公子的做派:

“是我冒昧!小生萧庭,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祝满枝没想到马车里还有人,回头瞧了眼,微微蹙眉:

“许公子,这厮谁啊?”

“萧相的次子,当朝太后的侄子,淮南萧氏的嫡系。”

“……”

祝满枝脸色一变,淮南萧氏可是顶流门阀,硬说起来,眼前这傻子身份和许不令相差无几。

祝满枝坐姿端正了些:“原来是萧大公子,久闻不如一见,果真长的玉树临风、气质出尘。”

萧庭一副谦虚模样,勾了勾额前垂下了一律发丝:“过奖,都是朋友瞎吹的,本公子最是平易近人……对了,许不令,方才陆夫人说我和你是‘云泥之别’。”

“那是自然!”祝满枝诚恳点头:“萧公子和许公子,自然是云泥之别。”

“是吗?我还以为陆夫人骗我……”

许不令表情怪异,抬手把车帘拉上,才解救了不知该怎么接话的祝满枝……

——

白马庄位于长安城北郊,良田千亩皆是李家的产业。忠勇候李家因为誓死护主封侯,祖上没什么战功,将门世家没战功傍身,再受恩宠其他将门也不认,所以一直没能担当重任。

李家也没想和大玥几个军阀世家争抢,老老实实呆在长安发展人脉,现如今家主李宝义官拜从三品云麾将军,在武人地位较高的大玥,也算是朝堂大员。

李家的长子如今在南越镇守边关,次子李天戮按照世家的规矩,负责打理家族产业和魁寿街的豪门子弟攀交情,作用倒是和萧庭差不多。

白马庄说是农庄,经过李家多年的修建,如今已经和园林无异,因为是私园不对游人开发,只有拿了请帖才能进去。

下午时分。

白马庄内的建筑群安静祥和,扛着锄头的佃户在田野小道上来回走动,正中的大道时常有车架、骏马飞驰而过。

庄子的牌坊外,持刀的护卫来回巡视,暗处也不乏盯梢的高手,有客人过来,在庄口等待的管事便会上前热情迎接。

不过,看似宁静的农庄,今天的气氛却有些古怪。

白马庄正厅内,两人在侧面太师椅上就坐,鹰爪门的朱承烈站在一名头发斑白的老者身后,面向七八分相似,不过老者手指关节粗大,浑身肌肉比朱承烈还扎实,一双鹰眼炯炯有神,正是有‘擒龙手’美誉的朱满龙。

对面的则是虎台街通背门的坐馆张潮。张潮打的是通背拳,以‘两臂相通,冷弹脆快’闻名江湖,师承幽州祁家。与朱满龙的孤身闯长安不同,张潮是幽州祁家专门派过来教拳的师傅,算是正儿八经的武林名门出身。

正厅雕梁画栋装饰奢华,上首的主位坐的是名年轻男子,坐姿闲散,眼神桀骜,手中拿着酒杯轻轻晃荡,聆听着二人的对话:

“朱门主,你确定昨日那人,用了通背拳中的‘金龙合口’?”

说话的自然是张潮。江湖有江湖的规矩,世家也好门派也罢,武学的传承都不是小事,父传子师传徒,德高望重的名家宗师,若是觉得徒弟儿子心性不正,宁可烂在肚子里也不会教出去害人。

而各门之中基本上都有几手绝学,不是光看别人打一遍就会的,没有师父言传身教,一辈子都是花拳绣腿。

通背拳中的‘金龙合口’,便是其中之一。

朱满龙端着茶杯,偏头示意。

脸色依旧病态苍白的朱承烈,走到大厅中央解开了身上的武服,浑身腱子肉在寒冷的空气中展现,可见后背、胸口、胳膊皆有淤青伤痕。

张潮放下茶杯,起身走到跟前仔细打量伤势,眉头紧蹙:

“确实是金龙合口,没有十年苦练,用不出这火候。”

朱承烈合上衣衫,看向上首:“那人在追一个赌鬼,询问了白马庄的事儿,李公子您看……”

晃荡酒杯的李天戮,轻轻哼了一声:

“可能是被赌鬼骗了银子的江湖人……听你们说武艺很高,以防万一,两位门主在这里呆上几天,他只要敢闯进来,就不用出去了。”

朱满龙和张潮轻轻点头:“李公子放心即可。”

朱承烈稍微犹豫了下:“此人所学驳杂,来历恐怕不简单,若是官府的人……”

“在长安城,只要不是魁寿街三座八角牌坊后面的人,都得给本公子几分薄面。”

李天戮眼神桀骜,轻轻哼了一声,起身走向大厅外面:“两位放心出手,不用瞻前顾后,出了事本公子替你们兜着。”

“恭送李公子!”

朱满龙和张潮皆是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