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瞬间,他甚至有些希望自己还是那病入膏肓的状态,那个时候,乐婵对他好生亲近,心心相依。

心中微微叹息着,他说道:“还在生我的气?”

乐婵知道赵洞庭说的是什么,微微摇头,只道:“皇上,现在乐婵已是百草谷的圣女洛神了。”

她甘愿答应谷主入百草谷为圣女,便没有再想过要反悔,也决意斩断尘根。

她现在或许还没有做到,但正在向着那个方向努力。如果不是赵洞庭垂死,她断然不会和他相见。

赵洞庭深深看着乐婵半晌,忽道:“朕的病好了?”

他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若是说得太深,或许就真的连丝毫希望都没有了。

乐婵满脸羞怯地看向赵洞庭的后背,在他的背上,密布着细密却浓黑如墨的汗液。这大概就是他体内的毒素。

乐婵心中微喜,道:“应该是好了。”

说着,她连忙偏头冲屋外喊道:“父亲、谷主,皇上醒了。”

乐无偿和谷主及四位长老推开屋门,从外面匆匆走进来。

“谷主,您快些给皇上看看。”乐婵见到谷主,忙道。

巨乳童颜mm喂你吃蛋糕

谷主走到赵洞庭旁边,看见赵洞庭背上的黑色汗水,面露喜色,“成了,成了。这就是毒素!”

随即她光洁的脸上也是有些泛红起来。

虽然她的年纪不知道要大赵洞庭多少,但说到底从未有过男人。以前也从没有这般看过男人的身子。

这个年代年女之别逐渐加重,连市井之中的女子都极为注意与男人之间的避讳,更遑论百草谷这些从未和男人过多接触过的女人们。

赵洞庭脸上也是有些讪讪,看着屋内这老老小小的女人都盯着自己,那好奇想瞧却又不敢明目张胆地瞧的模样,让他也是有些臊得慌,感觉自己像是那动物园正在那啥的猴子。

不过听到谷主的话,他心中也是悄然松口气。

他苏醒过来后,也不敢肯定自己的破伤风是否被医治好了,如今,终于得到肯定的答复。

他可以继续留在这个地方了。

他的胸怀,他的抱负,还可以继续施展下去。

直到实在按捺不住,他才咳嗽两声,轻声道:“乐婵,那什么……能不能且先拿丝被给朕盖住?”

屋内女人的脸色更红。

谷主别过头,道:“乐婵,先为皇上将银针给取下来吧!”

四个长老也是连忙转过身去。

她们数十年都没见过男人没穿衣服的模样,刚刚这短短时间里,可没少用眼神偷瞧赵洞庭。

百草谷的医术中有描述男人的身体是什么模样,但亲眼所见,自然是又别有不同的风味。

“是……”

乐婵强忍着羞涩,将赵洞庭身上银针一根根取下来,然后连忙用丝被帮赵洞庭盖住。

做完这些,她俏脸已是润红如天边晚霞。

若是屋内无人,她还不至于如此。可现在,连她父亲乐无偿都在旁边瞧着呢,实在让她羞涩得紧。

直到赵洞庭又轻轻咳嗽,谷主等人才回过身来,见到乐婵已经帮赵洞庭盖好丝被,眼中好似还有些惋惜之意,仿佛刚刚还没有看够似的。沉默数秒,谷主才道:“皇上大病初愈,还需调养。老身这便让弟子进来给皇上擦拭身子。”

说着,她便对屋外喊道:“绿萝、薄荷,进来给皇上净体。”

这总算让屋内诡异的气氛稍有缓解。

“是。”

屋外响起女弟子的应答声,然后不过数分钟,便有两个女弟子端着水盆进来,就是之前给赵洞庭宽衣的那两个,现在俏脸上也同样是布满润红。

百草谷上下,都是没怎么接触过男人的“奇……”女子。可谓是群奇怪的生物。

她们身居深山,对男人保持着距离,但这种距离,却又让得她们心中都对男人产生极强的好奇,便好似西游记中的女儿国。

绿萝、薄荷两个低眉顺眼的进来,却止不住偷瞧赵洞庭。

除去羞涩之外,她们心中赫然还隐隐有些期待。而这期待,又让得她们更为羞涩。

她们只觉得自己想看男人的身子真是羞耻,可却止不住地还是想仔细看看,男人的身子到底是什么样。

倒是赵洞庭反而有些放不来了,有些讪讪道:“乐婵,能不能由来替朕擦拭?”

他感觉百草谷这些女人的眼神全都怪怪的,只有乐婵还算正常。

殊不知,这全是因为乐婵刚刚入谷不久,对男人并没有那般浓烈的好奇心。

“啊?”

听得赵洞庭这话,她一声嘤咛,羞不可抑。双眼水汪汪地瞥着赵洞庭,看着他还是无精打采的虚弱模样,又实在不忍说出拒绝的话来。

乐无偿在旁边,眼角直抽抽。

在他看来,赵洞庭这分明就是在趁火打劫,虽然他已经同意两人成婚,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谷主眼眸深处浮现担忧之色,忽道:“皇上,洛神乃我谷圣女,冰清玉洁,为皇上医治是事态紧急,至于擦拭身体,这个……恕百草谷不能从命。”

乐婵本来打算答应的,听到谷主这么说,话便也说不出口了。

“冰清玉洁?”

赵洞庭怔住,不禁腹诽,“难道们百草谷其他弟子就不冰清玉洁了?”

他能感觉得出来,谷主有意在避免他和乐婵过多接触,特别是亲密接触。显然谷主已看出什么来。

看来,谷主心中很是排斥他和乐婵亲近。这让得赵洞庭心中不禁又是涌出几抹烦忧。

乐婵自己尚且都没有勇气面对这份感情,如今谷主又是这般态度,他和乐婵之间,距离圆满只怕真的还有很远距离。

话已说到这份上,他也没法腆着脸再要求乐婵帮她擦拭,为掩饰心中那点花花肠子,有些尴尬道:“这个……既然如此,就让朕的亲卫来为朕净体吧!百草谷帮朕医好破伤风,朕心中已是感激不尽了。”

他不让那两个女弟子帮他擦拭,其实也有点担心乐婵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