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休点了点头,很是赞同这句话,同时也想不通像这样的姑娘是怎么看的上叶修的。

就像他想不通红袖为何会看上梁小刀这个登徒子,梁秋又为何会喜欢苏声晚这个注定没有结果的人,徐盈秀想来还在武当山上不得见。

这世间的情爱真是最让人捉摸不透的事情。

梁小刀的叹息声很大,说话的声音也不小,于是帝族的其余几人都是顺着邱小离的视线看向了门外,然后便见到了站在门口长身而立的锦衣叶修。

一双双眸子都在瞬息之间就变得阴沉起来。

梁小刀嗤笑一声,鄙夷道:“还自称帝族,底蕴深厚,可别不要脸了,放着有情人不能成眷属,非要把全族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姑娘的身上,如此倒也罢了,还要让这姑娘去和雪无夜成亲,我是真想不通邱小离究竟是你帝族的公主还是你帝族的木偶呢?”

这话不仅听起来有些诛心,实际上也的确很是诛心,让那几个帝族之人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

有些事情众人心知肚明,但你不能讲出来,邱小离是帝族公主,在帝族当中无论是潜力还是地位都极高,但为了更长远的发展族长以及族内长老统一的打算是将她嫁给雪无夜,用来联姻万香城,从而确保自己的地位,在最短时间内追上圣宗。

任何一个宗派都是野心勃勃的,没有人愿意永远屈居于目前。

“放肆,我帝族的事何时轮到你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来评论?”

“怎么?敢做不敢说?啧啧,这就是帝族风范?今天小爷我算是涨了眼界了,这份臭气远隔百里都能闻到。”梁小刀用手轻轻的在面前扇了扇,口中啧啧作响道:“让人耳目一新啊!”

“找死。”

清新唯美蓝调女神素净室内写真图片

那帝族青年眼中寒芒一闪,手掌挥出,自空中出现了一枚大掌印朝着梁小刀便拍了过去,他乃是帝族族人,放眼整座荒州又有谁敢如此对他说话?

即便是五大派的人面对帝族也是不曾如此蔑视。

这一掌很强,或者说这名帝族青年的实力也很强,在沧澜榜上的排名要在前三十五,放到整个荒州年轻一辈当中也属顶尖天骄,自然也是心高气傲的人。

但这一掌对于梁小刀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他甚至没有拔出腰间的弯刀,同样抬手一掌对轰了过去。

迎面而来的掌印如尘烟般消散,完全带不起任何波澜。

梁小刀脸上的冷笑更浓,眼中的鄙夷之色愈加清晰:“怪不得这些年来帝族越来越差,更是将重回当年辉煌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一个女子身上,原来是族内男人没有一个靠得住的,还真是丢人现眼。”

他的声音很清晰,传遍了四周所有人的耳中,让宫殿内的帝族之人全部都是面色难看,有些下不了台。

“梁小将军这话,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就在这时,帝族的五境长老邱山突然睁开了眼睛,寒声说道。

五境长老通常不会插手后辈的事情,尤其是拜山门这样的大事,但现在既然开口说了,那就证明梁小刀的话很过分,也很难入耳。

“过分?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帝族,同境当中你们帝族但凡有一个男人能够胜得过我,我就收回刚刚说过的那句话,不过你们可别输不起,做出那劳什子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没面皮的事情,到时候闹得僵了,我北地大军一个心情不好再把你们帝族踏平那可就没意思了。”

梁小刀斜眼看着邱山,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一幕很刺激人的眼球,让在门外观看的那些人心中生厌,觉得此子实在是过于跋扈,无礼到了极致。

但叶修的眼中却带着笑容。

李一南轻轻地摇了摇头,叹道:“难怪李休远赴荒州喜欢带梁小刀一同前来,单凭这张嘴的确是让人生气得很。”

四周离得近的人听到这话都是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觉得有道理极了。

性子淡漠的不善言谈的李休身边如果跟着这样一个嚣张跋扈的人替他打嘴仗,的确是再合适不过的事情。

但这话虽然听起来解气,但可是大不敬的很,尤其对方乃是五境宗师,在整片大陆之上,五境宗师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得到极大的礼遇。

敢这般指着一名宗师强者的鼻子破口大骂的人下场往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邱山看了一眼梁小刀,不见他手上有任何动作,一股庞大无比的压力却已经落到了梁小刀的肩上,天地间无数缓慢飘落的雪花轰然下坠,他的身子也开始弯了起来。

“跪下。”

邱山开口轻喝一声,他的声音不大,却带着已过强烈无比的威压震动着宫殿四周墙壁轰轰作响。

五境宗师怒发雷霆之威,如此场面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住的。

宛若巨山般沉重的压力落在了梁小刀的肩头,使得他的面色瞬间变得酱紫起来,体内的脏器更是颤抖不已,似乎虽是都会被压迫而去。

但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瞬便消失不见,他只觉得浑身一轻然后抬头看去。

李休站在他的面前,熊胖蹲在李休的肩上,一双豆大的眼睛冷冷的看着身前这名五境宗师。

李休握着剑,目光冷然:“前辈身为五境宗师,冒然对晚辈动手,如此举动可是有失风范。”

邱山看着李休,然后看了一眼那身体虽小却仿佛隐藏着滔天凶煞的浣熊一眼,淡淡道:“如果有人管不好自己的嘴巴,那老夫倒是很愿意帮他管管。”

李休点了点头,说道:“我就站在这里,倒是很好奇你要如何帮我管。”

他的手掌自虚空中轻轻一握,一把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之中,这把剑没有剑鞘,因为当初剑鞘被他留在了莫回谷。

他的话语很不客气,并没有为双方留下任何缓解的余地。

因为他不在乎,虱子多了不怕痒就是这个道理。

他得罪了很多势力,并不在乎再多得罪一个。

邱山身上的威压如浪潮一般层层迭起不停拔高,但毫无例外都是在还未临身之前便被熊胖阻拦到了身前三尺处,无法跨越分毫。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浣熊,然后滔天威压敛入己身,不在说话。

李休却仍旧在看着他,淡淡道:“如果前辈不打算管教我等,那就离远一些,按照规矩,年轻一辈拜山,宗门家族长辈皆不得插手,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帝族当中可有一人胜得过我?”

长剑握在手中斜指地面,漫天雪花飘落在青衫之上,李休的目光不复之前那般平淡,此刻带上了淡淡的杀意和冷然。

“一方势力想要崛起或是重振,能够依靠的永远只有自己,可惜这个道理并不是人人都懂,剥夺后辈弟子幸福而去做自断后路的赌注,如此无脑的事情也就只有你帝族才做的出来。”

这话很诛心。

大势力之间的博弈更争锋自然不是这么简单一两句道理就能说得清的,但这些帝族之人看着这道身影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因为胜不过,所以你的话再多听起来都像是狡辩。

“我帝族做事,轮不到外人评价。”

还是之前的回答,李休目光平淡并未再继续争论,既然目的已经达到,那就将最后的事情做完即可,他向来是个懒得说废话的人。

“唐国,李休。”

他往前数步,对着面前不远处的四名帝族三境修士行了一礼,开口道。

这是拜山之时的礼仪,在场诸位都是心知肚明。

邱小离始终在看着这一切,始终默不作声并不插话,并不是女生外向,而是事实就真的如同李休二人说的那般。

这场战斗不会有悬念发生,就连苏子瑜都败在了李休的手上,旁人自然也无法胜得过。

“帝族,邱小离。”

拜山自然是要族内实力最强的人应战,她走上前来对着李休回了一礼,轻声道。

看着这个如梁秋一般温婉的女子,李休突然沉默了下来,他觉得很没意思。

这是他和万香城之间的因果,但却不能最直白的解决,而是要想其他办法绕一条弯路,这就很没意思,但不得不做。

“我突然不想等到明天了。”

李休轻声说道。

他站在风雪当中,声音有些落寞,随风而散并未传出去多远,身旁的梁小刀自然听得见,抬头看了一眼那明明站在风雪中却宛若站在天涯处的身影,梁小

刀沉默了一瞬,说道:“那就一会儿去。”

“可我有些害怕。”

李休轻轻地抬着剑,体内的剑意正在一点点的积蓄着。

“怕啥?你可是李休,大唐世子,李来之的儿子,未来北地的军帅,区区圣宗,区区一圣女有何可怕之处?”

梁小刀斜眼看着他,觉得有些丢人。

李休咧了咧嘴露出一个笑容,不再说话。

人人都说不怕,但当你喜欢的人就站在不远处的时候又怎能不害怕?

“喜欢真是一件麻烦事。”

李休看了一眼叶修,看了一眼邱小离,突然说道。

梁小刀挑了挑眉,哦了一声。

李休解释道:“喜欢就会舍不得,舍不得就离不开,离不开便很麻烦。”

这话说的倒是很有道理,梁小刀想到了还在京都的红袖,这么长时间没见不知道现在生活的怎么样,虽说有人照拂肯定衣食无忧,但还是免不了有些担心,而且当初离开长安的前夜他可是化身七次郎,不知道中没中彩头。

如此想着不由得更加担心,他叹了口气,愈发觉得这话有道理。

二人之间的谈话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头顶之时落下了几片雪花,眼前不过吹拂着几缕寒风。

青衫很单薄,但站在雪上并不冷,只是地面雪花铺满了厚厚一层,双脚踩在上面会留下清晰无比的脚印。

邱小离长袖飞舞卷动着地面积雪铺洒到了四面与眼前。

李休握着剑。

剑意微凝,无数锋锐和凛冽紧紧贴合在剑刃之上。

“剑闪!”

他张口吐出了两个字,然后抬起了眼。

初冬大雪,起于云层当中,九天不露半日,无光无亮。

但他的身上却有一缕剑光闪烁,跟着响起了剑鸣之声,银白色的光华一闪而逝。

地面积雪颇厚,却看不到半个脚印出现,而李休的身子却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邱小离还在向前,长袖飞舞如同凤舞九天,大雪还在下,其中夹杂着无数碎屑,那不是雪花,而是衣袖的残骸。

邱小离的身子从空中顿住不再向前,而后缓缓地垂直落在了地面上。

李休站在她的身前,那把剑距离她的眉心只有一寸。

这是剑闪,求得就是一个快字。

当速度到了极致所产生的质变是无法衡量的。

这一剑穿过了数十米横空却没有扰乱一片雪花,就仿佛这一剑原本就在这里。

胜负已分。

李休收回了剑对着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邱小离回了一礼,并未感到恼怒,那双如水般的眸子甚至还带着一些欣喜。

“帝族无人否?”

李休看了一眼邱山,然后又看着其余人轻声问道。

声音虽轻,却让他们的面色陡然阴沉下来。

“输便输了,殿下何必如此辱我帝族?”

先前那名帝族青年忍不住怒道。

李休并未生气,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道:“这就是你不如我的原因,有些事即便已经摆到了你的眼前你却还视若无睹,侮辱帝族的不是我,而是你们自己。”

“叶修乃是刘先生的弟子,等这场寒冬过去便会被典狱司掌教首位亲传弟子,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他比雪无夜差在哪里?”

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李休转身走出了宫殿。

“若世间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那这存乎于天地之间让无数人甘之若饴的情情爱爱,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

存在即合理,既然情爱本就存在,自然该有好的结局。

若天下有情人都要放手,那多没意思?

……

……

ps:情爱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李休不会放手,徐盈秀不会放手,醉春风也不会放手,羡慕梁秋和苏声晚,羡慕不戒和画中人,羡慕应子安和罗裳女,书里的故事总要比现实要尽人意的多,也同情醉春风和徐盈秀,单相思很麻烦(二合一)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