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冷静地垂眸,继续盯着书本看。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千缈与他隔了两三米的距离,比从前远了一半。

她却像从前那般,席地盘坐。

当年,他们就是这样相处的。

他负责诵经,她负责听,挺累了,就偷偷眯一会儿,而他负责给她打掩护。

时过境迁,两人之间的距离也拉远了。

“宁城车站发生了爆炸事故,行凶人感染了一种新型病毒,现在勉强控制住了,据我调查,这种病毒是昆仑等人研发出来的,这个计划,应该知道的。”

她盯着他的眼,那眼睛轻轻垂着,没有与她的眼神交汇。

他沉默了几秒后,云淡风轻地道:“这些事,早在我的控制之外,来找我,于事无补。”

书页翻过一页,竟是往回翻。

千缈缓缓道:“我知道不是那样的人,现在相关部门已经展开了调查,昆仑等人一定会被正法,如果现在不站出来,随着事态发展,于,于整个白家无益。”

浴缸里的小女生

他轻叹,闭上了眼,把书本随手放在一旁,随后,人转过去,背对着她挑拣书本。

声音里透着一股清心寡欲的味道:“我能做什么?说。”

“我们要找到昆仑的老巢,也要知道他全部的实力和计划,这样才能快速制止他。”

男人背对着她,沉默了一会儿,传来一声舒缓的笑声:“如果我说我不知,会不会信我?”

千缈面色一滞。

“是,没错,两年前我是告诉过我有参与新人类计划,但我并非掌控着,而且,他们生怕我会坏事,防我防得要紧,很多事情,我并不知。”

“师兄。”

“十一。”

他打断她的话,手底下,也取出一本书随意翻阅。

随后,缓缓道:“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跟我多年情谊,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还不了解?

这些年我一直在反抗,可是早已失败,我连自己的身体都无法掌控,怎能掌控这局势。”

千缈心情沉重,缓了一会儿,才说:“至少,白家应当出面配合调查,没有们的助力,昆仑的计划肯定会乱。”

他再次沉默。

突然,他抬起了头,望着眼前的佛像,微微启唇:“好,如果能赢了我,我就按说的去做。”

千缈眼中出现了希望的光芒。

“还记得我们从小到大玩的那个游戏吗?”

记忆里的某些片段苏醒,千缈睫毛微微颤动。

“记得,每次都是我输。”

在寺庙里的日子无聊,所以他们经常玩一些小游戏打发时间。

在那些游戏当中有一个游戏,她除了没赢过白慕承,其余时候,无论跟谁比,都是赢家。

因此,每次白慕承不想让她做什么事了,都是拿这个游戏出来唬她。

她每次都应战,每次都会输。

偶尔想起来,仍然会觉得郁闷无比。

这个游戏很简单,就是画我猜,共分两轮,轮流猜,比谁猜的多,负责画的人事先将答案写在题板的后面,然后画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