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没有读心术。”叶梵嘿嘿两声,在冯森发毛的目光下,歪了歪头俏皮道:“冯队长大概忘记了,我是一中学生,肖主任被警方带走这件事,一早就在学校传开了,碰巧,我曾有一次撞见他对李阿姨动手动脚。”后面是她瞎编的,事实上在昨天之前,我就知道她们学校有个主任叫肖仁,仅此而已。

就呆这么一会,他还真特么忘记,她是个高中生。

“不对,你今天没有去学校,又怎么知道肖仁被警方拘留的事已经在学样传开?”冯森敏锐地察觉到她话中的漏洞。

叶梵早有准备,她拿出手机在冯森的眼前晃了晃,笑道:“信息化时代,难道冯队长不知道有样东西叫做‘班级群’吗?”

冯森被噎住了,这是在嘲笑他老了,跟不上信息时代吗?

“赵老师去了市里开会,家里就李阿姨一个人,大晚上一个独居女人穿着睡衣,而肖主任还曾对李阿姨有过不礼貌的举动,这种情况下,李阿姨是绝不可能主动开门让他进门,继续给了他机会实施暴虐杀害。”

肖仁纠缠并骚扰李巧静一事,她得装作不知道,只能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明推断的原因,除非李巧静和肖仁之间有不轨关系,否则没有一个正经女人会在大半夜给其他男人开门。

“但是我们在你们小区前面的那条路的监控视频中,明确看到当晚,肖仁曾经开着一辆黑色奥迪去过你们小区。”明明心里认可了她的推论,冯森还是提出质疑,他身体前倾,明显已不似方才的敷衍不屑。

“监控里他是什么时候去的,又是什么时候离开?”叶梵自信反问道。

“监控里显示,八点多的时候去往s小区方向,之后没再监控里看到他的车离开。”

“如果他真是凶手,八点多过去,十一点才实施暴行,中间这段时间他在干什么?除非他和李巧静之间有染,否则无法说得通,至于监控没有拍到他离开,有可能他离开的时候走了另一条路。”

看着文文静静,有染这种词都随口而出,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猛的吗。

清纯短发美女格子衬衫夜市游玩美图

冯森看着叶梵凯凯而谈的自信模样,已经无法再把当她小女生看待。

“你这般为肖仁开脱,可知道他的嫌疑加重一分,你爸的嫌疑就减少一分?”冯森忍不住问道。

“我不是为他开脱,我只是说出了我的看法和推断,与我爸是清白这个真相并无冲突。”叶梵闻言,板正了脸,正色道:“何况,这种事并不是简单加减法,是真凶他跑不了,不是凶手,也冤枉不得,如你们之前所说的,毋枉毋纵,我以为,司法就该当如是。”

冯森和楚一尘深深为她这一句所震憾,现今的司法人员都不一定有这般的觉悟,叶梵一个高中生不仅对案情有敏锐且客观的判断,思想觉悟还这般高,将来若不走刑侦这条路,还真是浪费了。

铃铃铃!

这时,冯森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小钟打来的,他也没顾忌叶梵在场,直接按了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