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玄都一剑扫去伤天害理的“九子母天鬼”之后,不再留手,身形飘然而起。

期间王天笑想要再次出手,不过先前他孤身一人对上李玄都,强行拖延时间,虽然成功开启了镇魔井,但也被李玄都重创,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

天人造化境的强弩之末如何能与长生境的强弩之末相提并论?王天笑被李玄都以蕴含了六劫之力的一袖扫飞,轰然落地。哪怕王天笑从地师那里学了“逍遥六虚劫”的化解之法,可双方差距一个境界的情况下,如何能够化解?

周围的阴阳宗弟子和正一宗弟子见此情景,纷纷退散。

正一宗弟子不必多说了,先前李玄都以一己之力攻破正一宗“太上三清龙虎大阵”的一幕还在眼前,早已领教了清平先生的厉害。

至于阴阳宗的弟子,哪怕是他们身处敌对阵营,可是当他们看到那身熟悉的“阴阳仙衣”时,还是忍不住心生感慨,这便是地师亲自选定的传人,这才是地师传人该有的样子!

藏老人怒吼一声,整条左臂突然崩解开来,化作一条由无数泥土、尸骸、污血强行凝聚在一起的巨人手臂,长约二十丈,散发着滚滚尸气,朝着李玄都横扫而来。

这俨然就是“万尸大力尊”的手臂,藏老人与“万尸大力尊”融为一体之后,其本身也已经成为半人半鬼的存在,纵然此生再难证得长生境的修为,可一身实力也当真是不可小觑,恐怕就是寻常儒门隐士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可惜他遇到了李玄都。

李玄都只是随意横剑格挡。

这条手臂不但没能伤到李玄都分毫,反而被李玄都手中的“紫霞”轻易斩断。

手臂断裂的部分落地之后,四散开来,如有灵性,如万千蛇虫一般向藏老人涌去,重新回归藏老人的体内。如今的藏老人虽然在表面上还维持了人形,但实际上已经是与“万尸大力尊”没什么两样了。

阳光照草地清纯美女日系唯美写真

李玄都深吸了一口气,“藏老人,其实我很庆幸你没有选择归降这条路,如果我真留下了你一条性命,必然会遭受到道义上的压力,毕竟你作恶多端,罄竹难书,就算你肯悔过,也有人注定不会原谅你的罪行,我作为做出这个决定之人,也难免被人指责。虽然我不是那么在乎自己的名声,但也不是全然都不在乎,能爱惜一分还是爱惜一分。可如果我直接杀了你,又于局势不利。万幸,你拒绝了。”

话音未落,李玄都一剑劈下。

藏老人举起手臂格挡,结果却

是被李玄都将这条手臂连根斩断。

李玄都又吸了一口气,“藏老人,皂阁宗在你的手上走了太多的弯路,我要重立皂阁宗,拨乱反正,今日杀你,权当是与过去的皂阁宗做个了断,用你的人头来证明今日的皂阁宗与过去截然不同。”

李玄都又是一剑劈下。

藏老人默不作声,右臂崩解开来,同样是污泥血水、断肢残骸,化出一只巨掌,朝着李玄都当头压下。

结果就是这只巨掌被李玄都从中直接劈开。

到了此时,藏老人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李玄都的的确确是长生境的修为,虽然比不上当年的地师,但是对付天人造化境却是绰绰有余了,也的确有资格对他说出那番话。

藏老人想到此处,毫不犹豫地向外飞去。

镇魔台临崖而立,此时没了“太上三清龙虎大阵”的阻挡,藏老人轻而易举地便离开了云锦山主峰的范围,进入到周围的群山之中。

李玄都紧随而至,在藏老人的视线之中,只能看到无数绚烂的紫色剑光炸裂开来,要将他生生搅碎。

藏老人不得已之下终于显露本尊,也就是“万尸大力尊”。

“万尸大力尊”的体貌与藏老人无异,只是大了无数倍,犹如古时传说中的巨人神灵,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在藏老人的皮肤上,生了无数眼睛,密密麻麻,足有数万之多。同时还生有数不清的嘴巴,张开时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却不见舌头,从中流淌出黄褐色的浓水。

藏老人的双臂已经完全复原,交错身前。仅仅是这个动作,便从它的身掉落出掉落出许多断肢残骸,同时还伴随着漆黑的鲜血,洒落阵阵血雨。

“紫霞”化出百丈剑光,落在藏老人的双臂上,就像普通人以血肉之躯正面硬撼金铁兵刃,其结果可想而知。

一瞬之间,藏老人的双臂直接开始土崩瓦解,数不清的骨骸尸块四散抛飞,污血与尸水如倾盆大雨般纷纷洒落。

上次交手的时候,李玄都用尽全力,也才击碎“万尸大力尊”的一条手臂,可如今李玄都哪怕只剩下半数修为,便轻易将藏老人的双臂悉数断去。

藏老人怒吼一声。

原本已经崩溃的手臂残骸在滚滚尸气的牵引之下,迅速汇聚一处,尸块、骸骨、血水重新堆积在一起,然后化作两条巨大手臂,拔地而起,犹如一座平地而起的险峻山峰,两只手掌直接朝着李玄都合拢而来。

“万尸大力尊”并非是活人,活

人被斩断了手臂,掉落的断臂自然成了死物,可“万尸大力尊”只是空有人形而已,断掉的手臂同样是“万尸大力尊”的一部分,只要那股尸气不绝,就算他能把“万尸大力尊”切割成无数碎片,它也可以再度重组。

对于阴气、尸气、死气、煞气的运用,皂阁宗是当之无愧的大行家,藏老人之所以离开镇魔台,就是要吸纳地气化作尸气,此时他显出本尊,立足大地,尸气大盛,就见体表的眼睛和嘴巴开始“上浮”,显出人脸的轮廓,就像水底的沉尸开始浮上水面。

两只巨掌合拢,将李玄都困在其中。趁此时机,这些眼睛和嘴巴化作无数张人脸,极为渗人,有的还能勉强看出生前的面孔,显然成尸年岁不长;有的已经皮肉腐烂且露出白骨,亦或是长出了长长尸毛,皮肤漆黑,显然是年岁已久。无论年岁长短,口中齐齐发出如野兽般的低低嘶吼,眼睛死死盯着李玄都。

如此庞大的尸气竟然在阳世之中生生腐蚀出一线阴阳缝隙,使得此地隐隐有了阴阳逆转的迹象。鬼物身在阳世,处处受限,见不得日光,见不得天风,近不得人身。若是阴阳逆转,鬼物便彻底没了种种限制,而活人则处处受限。虽说藏老人受限于境界修为,还做不到真正的阴阳逆转,但大量阴气从这一线阴阳缝隙之中用出,如同开闸泄洪,若是有活人在此,立时就会被强行转化为活尸,十分恐怖。

就在此时,困住李玄都的两只巨掌的指缝间透出无数紫光,两只巨掌寸寸碎裂,再无重生的可能。然后李玄都身形前掠,再出一剑。无论藏老人有什么神通,李玄都就是出剑而已,而且剑招也再简单不过,无非是劈、刺、挡而已。

可这一剑破开了漫天尸气,刺入藏老人的体内。

这一剑与藏老人的庞大躯体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可就在一瞬间,藏老人的身体上出现了无数裂痕,迅速蔓延。

李玄都拔剑而出,“紫霞”乃是仙物,不沾半分污秽。

李玄都持剑而起,身形不断拔高,高至九天之上。然后一剑斩落,身后携带出一道浩瀚虹光,远远望去,好似银河落九天。

这一剑的威势远胜先前数剑。

剑过之处,留有一线。这一线自藏老人的头顶起始,一直到小腹下体为止,藏老人被这一剑生生劈成两半,其体表的无数人脸齐声尖叫,仿佛濒死之人的绝望呼喊。

“万尸大力尊”轰然破碎开来,其势好似山崩,无数断肢残骸、污血肉泥纷纷如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