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元璟抬眸看她一眼。

虽然屋里看不清她的脸,但赵元璟似乎看见了她的神情。

“为什么把脸画的这样难看?”他又问。

“我不觉得难看。”云黛道。

确实不能算难看,只是没那么漂亮罢了。

只不过赵元璟在宫里看惯了各色美人,普通一些的就觉得是丑。

至于为什么要遮着过于出色的容貌,那还用问吗。

芸豆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件事过了这么些天,陈侧妃和林奉仪把东宫查了个遍,就是没查到她的头上,不就因为她长得丑吗。

赵元璟就闭着眼睛不说话了。

纤细的手指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漆黑的屋子里很安静。赵元璟觉得很舒适安宁。

初秋微凉清纯妹子户外摄影

云黛捏着捏着,就发现没了动静。

她低头仔细一看,原来赵元璟已经睡着了。

虽然看不清面容,但能听见他均匀的呼吸声。

云黛松开手,叹了口气。

怎么办?

又不能把他踹醒。

又不能把他弄出去。

那么高的人占据了她的小床,云黛无处可睡,只好找条被子铺在地上。

早晨被鸡叫声吵醒。

天蒙蒙亮,屋子里还跟暗淡,但已经能够看清人影。

云黛忙起身,看见赵元璟还睡着呢,安安稳稳的盖着她的被子,脸颊都睡的粉粉的。

云黛急忙去推他,小声说:“殿下,殿下,醒醒!”

赵元璟睁开眼,看见她的脸,神情有一瞬间的茫然。

“天快亮了,你快走吧,别被人瞧见了!”云黛急得不得了。

赵元璟却懒懒的不想动。

这一夜好眠,竟一个梦都没有做。

赵元璟从没想过,在这么一间简陋的小屋子里,还能拥有这么舒适的睡眠。

“还没睡饱。”他打了个哈欠,不肯起来。

云黛急死了。

这要是被别人发现了,她就死定了呀!

“殿下,你不想让我死太早吧?”她说道,“我还得做饭给你吃,少了我,你吃什么?”

“本宫无所谓。”赵元璟闭着眼睛,“被人看见也好,爷就收了你,给你个名分。省的爷还得偷偷摸摸的。”

“我不愿意。”云黛伸手拉开被子。

“不起。”他躺着不动,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无赖欧阳。

云黛一刀捅死他的心都有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走?”

“要我走,也行。”赵元璟还是闭着眼,抬手指了下自己的脸颊,“主动一点。”

云黛震惊看着他。

他这是要她,亲他?

“外面好像已经有人说话的声音了,再晚点就真的来不及了。”赵元璟睁开眼看着她,悠悠闲闲的说。

云黛对他怒目而视。

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小云姐,你醒了没?我进来了哦!”

是蜜豆!

云黛吓一跳,忙道:“我还没穿衣服,蜜豆你等下!”

赵元璟似笑非笑看着她:“你没穿衣服?要不要现在脱了?”

云黛没心思听他笑话。

“唔,爷可等着呢。不然就让人家进来嘛。”赵元璟欣赏着她的表情,好整以暇道。

她咬咬牙,弯腰向他的脸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