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东仁看了一眼王经理,思量了片刻道:“没什么,该说就说嘛,现在大家都是自己人,再说了,那些资料陆总多打几个电话说不定就知道了。”

   王经理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是这样,万通实业大部分资产都是挂靠在一家叫做天海贸易的名下,两家公司互相投资,拉高估值,实际上这家公司并没有多少资产,他们通过泡沫资产让外界感觉他们很庞大,接着到处圈地,据说现在已经在国际上开始寻求借壳上市了。”

   “这不就是到处骗嘛?”张凤霞的表情颇为玩味,目光盯着陆峰道:“你遇见对手了,李鬼遇见李鬼了。”

   “有点庞氏骗局的味道了。”陆峰笑了起来,这还真是个牛鬼蛇神出没的年代,以前他听说过一个笑话,先去找首富,说自己是世界银行行长的女婿,达成合作后,去找世界银行行长,说自己是首富的合作伙伴。

   “这帮人的手法还是比较高明的,最主要的是,人家靠山比较大,而且确实能够变现,这家天海贸易在纽交所又套了一层壳子!”王经理若有深意的说道:“这一层层的乌龟壳子,你敲不破的!”

   “那咱也不能等死啊!”陆峰看着郝东仁道:“郝总有什么想法?”

   郝东仁一脸的绝望,这几天随着了解这家万通实业背后的弯弯绕,他就越绝望,鬼知道这里面牵扯多少人的利益,太多皮包公司给这家公司打掩护了。

   “郝总,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太理想主义,奢望着这家公司只是去国外上市融资,然后割一波资本家的韭菜,身而退?”陆峰点着一根烟觉得啼笑皆非,开口道:“资本家也分等级的,说实在话,在纽交所割韭菜,国内还没人能做到!”

   “陆总有什么想法直说。”

   “简单,抖出去,不管他有多大的背景,有多少弯弯绕,给他抖出去,让国人看一看,光明照耀下,什么牛鬼蛇神都得避让。”

   “那就陆总多操心,有什么需要我的,能办的肯定给办了。”

   众人商量了半天,陆峰被送到了厂子门口,互相握了握手,留下电话号码,挥手告别。

   鲜橙少女甜美笑容化心房纯真唯美私房写真图片

   王经理目送着陆峰离去,开口道:“这什么人啊?”

   “一个和万通实业一样有野心的人,不过他跟咱没啥直接竞争,你觉得他能搞定万通实业嘛?”

   王经理不屑的摇摇头,开口道:“咱现在是要摸清楚,万通实业到底是圈地糊弄洋鬼子,还是真的打算在家具行业干,至于这种自己找上门的货色,少搭理。”

   郝东仁叹了口气,没说话,现在的他已经六神无主,只要是根稻草,他就愿意抓着,当然了,他自然不会把一切希望都放在陆峰身上。

   回去的路上,张凤霞开着车,看到陆峰坐在副驾驶上一句话也不说,好像被这件事儿背后的能量吓到了似的。

   “放弃吧,不要说你,就是我都没招了,牵扯太大,已经不是当地,我估计从这里一路往珠三角走,直到香江,都有利益链。”

   “我在想,怎么搞死他们!”陆峰脸上没有多少表情,这种骗局不要太多,只不过他们这种骗子遇见陆峰,算是倒霉了。

   “你还搞死人家?”张凤霞一副你疯了的样子。

   “掉头,去万通实业办事处!”陆峰沉声道。

   “你要干啥?”

   “直接去警告他们,尽快滚蛋,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什么?”张凤霞一脚刹车把车停下,看着陆峰道:“你脑子没问题吧?你凭什么让人家滚蛋?”

   “他们屁股不干净!”

   “不干净,你有证据嘛?”

   “我可以编造一些出来,只要形成舆论风暴,就会启动调查!”

   张凤霞用手捂着脑袋,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陆峰,说道:“你一个外地人,在这呆着,是真不怕死啊!”

   “我向死而生,已经没有办法了,想要最短时间内拿到地,搞定这家公司,就得冒风险。”陆峰降下车窗,点着一根烟,说道:“走!”

   张凤霞发动车子,掉过头飞驰而去,一路上她都在劝说陆峰放弃吧,其实从一开始得知有这家公司,在刚开始招商引资的时候就把名额占了,就应该直接改变方案。

   而不是跟人家死磕!

   东南路,市区为数不多的几处高楼大厦,主要用来做写字楼,还有一些则是外地公司的办事处。

   直接上了八楼,一间大办公室门口挂着几个大字,万通实业办事处,陆峰敲了敲门,里面走出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你们干啥的?”

   “找你们这负责人,有事儿谈!”

   对方打量了一眼陆峰,掉过头走进去,没一会儿出来把门打开,开口道:“封总在办公室呢。”

   陆峰推开办公室门,看到一个男人,穿着西装,可是脸上却带着一股流里流气,衣领敞开着,脚放在了桌子上,隐约可见衣服里的纹身。

   “你们干啥的?”

   “你是万通实业的负责人?”陆峰有些皱眉道。

   “对啊,老子不像嘛?你们啥事儿?”

   “是这样,我是佳美食品的老板,最近对本地的招商引资项目很感兴趣,奈何你们公司占着指标,来了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最好滚蛋,我手里有大量关于你们公司的资料,其中包括一些领导参股,暗箱操作,非法获取土地,借壳上市,欺骗股民!”陆峰一字一句的说着。

   张凤霞看着他,心里暗叹这个人是天生的骗子,说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站在这牛逼轰轰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什么特殊调查局的,就差拿出证件,直接给这个人铐起来了。

   对方也被陆峰震慑到,把放在桌子上的腿拿了下来,有些惊慌的看着陆峰道:“这跟我有啥关系?我啥都没干。”

   “我知道,你只需要把这些事情上报就好,这是我的名片,让他们联系我,顺便告诉你的领导,如果不退出这次招商引资,别怪我不客气。”陆峰把名片放在桌子上扭过头就走。

   晚饭时间,陆峰闷头吃着饭,一句话也不说,张凤霞看着他道:“你如果出事儿了,我可不会救你,估计也难救你。”

   “不需要,我自己心里有分寸!”

   “你从小到大是不是都喜欢玩命啊?从你的商业计划,到现在干的这些事儿,每一件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反正我是第一次见到,别人强占了一些名额,而且背景很强大,公司也很庞大,正常人的思路都是绕着走,你是第一个玩命死磕的。”

   陆峰抬起头看着她道:“我觉得我能赢,只要我有一点机会赢,那我就赢定了。”

   “我一会儿给伯伯打电话问问吧,要不然你的钱,我拿的不太心安理得。”张凤霞吃着饭不再多说什么,她对陆峰不抱多大希望。

   别说陆峰,就是她自己力去办,都不一定能成。

   刚回到酒店,前台的接待冲着陆峰道:“陆先生,有您的电话,来电号码已经放在了您的床头。”

   “谁打来的?”陆峰问道。

   “对方说是您的经理,姓高,还有一位自称是您的妻子。”

   “好,我知道了!”陆峰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回到房间,陆峰先给江晓燕打了过去,聊了一些家里的事情,最近宋雪梅给她打电话,还是想把她两个哥哥给安排进厂子。

   陆峰直接拒绝了。

   多多已经找到了幼儿园,最近就入学,江晓燕认识了几个姐妹,每天吃吃饭,逛逛街,陆峰听的出来,她有些无聊,不过自己正是紧要关头,不可能在家陪她。

   挂了电话,给高志伟打了过去。

   “陆总,告诉你个好消息,李贺龙团队那边进展非常顺利,相关的条件已经谈的差不多,最近几天就能敲定下来。”高志伟的声音带着兴奋。

   “那就好,你最近盯着流水线,还有就是培养新厂子的厂长人选,实在不行就从一些改制的国企挖人,先把成熟的产品投放市场,知道嘛?”

   “放心吧,你那边进展怎么办?后面三个人昨天刚走,已经奔赴东北、华北地区。”

   “我这不太顺利啊,有家企业把指标占了,最近在斡旋,问题应该不大,那个张凤霞也不是什么专业谈判人士,基本上都是我在忙。”陆峰有些无奈,如果是个专业的,对于这些流程熟悉一点,他也不至于这么累。

   “我实在找不到人了,要不然也不会找她,对了,那个.......。”电话那头高志伟支支吾吾好半天。

   “有什么就说!”

   “今天宗总给我打电话了,问我在这里干的怎么样,还聊起你来,他话语里对你挺欣赏的,想跟你通话。”

   陆峰眉头一挑,感觉事情不太对,怎么像是要把高志伟挖回去?

   “有些话,不要多说,咱现在是竞争对手,你夹在两家中间,我能够理解,他要是打过来,我跟他聊聊。”

   聊了一会儿,陆峰把电话挂断,坐在床上发愣,宗总亲自给自己打电话过来干啥?

   示威?挖人?

   陆峰有些搞不清楚,两家在市场上还没有真刀真枪的干起来,只不过大家先知先觉的嗅到了一丝**味罢了。

   心里琢磨着,电话忽然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