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秘书很明显的感觉到黄友伟脸色不太对,可又不敢多问,一时间心里有几分忐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本来接待工作半个小时左右,接着就是下榻酒店,准备了两桌饭菜,下午开会,了解情况,明天对熊猫分厂进行实地考察,安排的很紧凑。

半个小时的接待,十来分钟就被叫停了,合影什么都没了,连中午吃饭的通知都撤了,不要说崔秘书,在场的人都感觉事情不太对劲。

出了机场,几辆商务接待车停在那,黄友伟刚上了他的车,就跟自己的司机说:“你下去告诉前面的车,就说让陆总到我办公…..到我家。”

张凤霞把行李箱放在车上,吩咐手下的几个员工上车,她上了车纳闷道:“怎么感觉不太对劲,不是很热情的样子。”

“哪位是陆总啊?”小跑过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我是,怎么了?”

“我是黄书记的司机,一会儿到酒店门口后,他让你去他家。”

“知道了。”陆峰点点头道。

张凤霞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置信,拍着陆峰的肩膀道:“你俩认识啊?没看出来,你手眼通天啊,这不就好办了嘛,这直接去家吃饭了。”

陆峰抬手揉了揉脑门道:“还不如不认识呢。”

“你得罪过人家啊?你俩咋认识的?是不是通过那个金婷婷,我见她也在。”

甜美可爱女孩图书馆的甜美写真

陆峰也没想到金婷婷会在黄友伟手下实习,绝对是赶巧了,他预想了各种局势,各种棘手的状况,这种局面是绝对想不到的。

现在的情况是又棘手又好办!

“没得罪过,我创办佳美食品的时候,他是冶钢集团总经理,那时候国企,很轻松的,他也算是帮过我。”

“老交情了,这回肯定帮你。”

陆峰有些不信,当初他走的时候,跟自己喝过一顿,问了好多次调去哪儿了,打死都不说,后来陆峰打听了一下,人家跟谁都没说,按照一位冶钢集团的主任说,人家升了,怕你找他办事儿,这些人又帮不到人家,再多联系,不划算。

当时陆峰听到这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还骂了他一句,不过是个生意人。

往事历历在目啊!

车子已经停在了酒店门口,旁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陆峰回过神说道:“你们先入住,昨天我跟晓燕说来这边,你帮我给她回个电话,报个平安。”

“知道了,要不我跟你去,我爷爷好赖……”

“得得得,一退休老干部。”陆峰连连摆手。

“退休老干部也没少帮你啊,你个白眼狼。”张凤霞嘀咕两句下车不搭理他。

陆峰下了车,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蓝天白云心情很舒畅,暗暗琢磨着,去就去呗,这么长时间不见,他还能吃了自己?

上了车,扬长而去!

一处办公大院内,黄友伟站在厨房门口嘀咕道:“我跟小崔说,让你买两个菜就行,你怎么还做上饭了,这小崔我越看他越不行。”

“好赖也是个朋友,你一个大***在厨房门口堵着个门,嘚吧嘚没完了?”黄友伟老婆瞪了他一眼道:“端菜!”

五个热菜,三个凉菜,有荤有素,摆在八仙桌上倒也丰盛的很,黄友伟坐在那看着这桌子菜叹了口气,嘀咕道:“怕啥来啥,这顿饭吃完希望能送走。”

陆峰在司机的带领下走了进来,手里多了两瓶茅台,还有一些水果、糕点什么的,推开门满脸的笑容,说道:“能在这看到黄总,真的是万分开心,嫂子还是这么漂亮,越活越年轻啊。”

“我都比你大好几轮,你这孩子总嫂子嫂子的叫,来就来呗,拿什么东西?”黄友伟老婆客气道:“洗手吃饭吧。”

“哼,女人,夸几句年轻,找不到北了。”黄友伟坐在那冷哼道。

客气好半天才坐了下来,坐在黄友伟对面,陆峰看着他道:“黄总变了,气质变了。”

“别拍我马屁,我还是老样子,你这是路过啊?啥时候走啊?”黄友伟随手夹了一筷子菜说道。

这话说的,不仅陆峰愣住了,他老婆也愣住了。

“不是你从机场接过来的嘛,怎么成人家路过了?不是说搞什么项目嘛?”

“咳咳!”黄友伟感觉有点尴尬,说道:“他就是路过,我谈的那个事儿,人家姓崔!”

陆峰听出来了,这是撵自己走,他可能忘了,自己脸皮有多厚,笑眯眯的说道:“崔宁就是个中间人,买熊猫分厂的人,就是我。”

黄友伟直摇头:“不卖!”

黄友伟老婆看出来,俩人像是杠上了,急忙道:“这么长时间不见,不聊这些,来,端起了喝一个。”

陆峰端起来一饮而尽,一顿饭大部分时间都是聊以前,这么长时间没见,都在忙活着什么事儿。

已经下午一点多,酒足饭饱,饭菜已经撤下,把陆峰买来的水果洗出来放在桌子上,陆峰点着一根烟,开口道:“黄总,我没得罪过你吧?”

“你都在这吃饭了,你觉得呢?”

“那为什么不卖我呢?”陆峰有些不服气道:“你觉得我解决不了这个事情?”

“恰恰相反,我觉得你能解决掉这个事情,熊猫分厂牵扯的东西很多,以你的手段肯定能解决,你什么手段?”

“我肯定会通过法律,正规的途径去解决这个事情。”陆峰保证道。

“你这话鬼都不信,你给我捅出篓子怎么办?你当初跟任千博打价格战的时候,你干啥了?”黄友伟说着话声音提高了。

“我做什么了嘛,都是正规的商业手段。”

“那是谁在民间集资,当初还打着人家马行长的名头,我告诉你,决不允许你在我管的地方干这种事儿,现在我是第一负责人!”黄友伟说着话门敲桌子。

桌子上的茶壶、果盘叮当作响。

“好好说话嘛,不要吹胡子瞪眼的……”

“跟你没关系,你进屋去!”

“这个事儿,你总得解决吧,也是大好事儿,而且现在国内电子科技界也需要改变,我就是在扛起这杆大旗……。”

“别跟我来这套,我还不了解你?嘴里是主义,肚子里是生意,你懂我现在的处境嘛?我现在不是冶钢集团的总经理,熊猫分厂不是我制造的产物,我做好了,有功,做不好呢?”黄友伟盯着陆峰质问道:“做不好后年我去哪儿?回国企嘛?”

“我………。”陆峰盯着他很是生气,可又觉得理解他,好半天后只能叹了一口气,猛的把烟头抽了一口,拧在烟灰缸里。

“陆峰,这个世界遍地是商机,你是商人,我可不是商人,这顿饭就是情谊,你吃个水果走吧,明天回深圳去,那地方天大地大,国家划出一片海滩来,就是给你们这些人撒野用的。”黄友伟说完靠在椅子上不说话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等于打开天窗说亮话,人家本来以为能唾手可得一份功劳,现在看风险太大,不干了!

下午三点,陆峰抽了半包烟走了,坐在车上,看着外面街景,忽然看到金婷婷抱着东西在路边走。

“停一下车!”

“婷婷!”

“陆总,你这是从哪儿出来啊?上午就想跟你打招呼的,人太多了。”婷婷看着陆峰满脸的开心,显然能在这遇见熟悉的人,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儿。

“我也没想到你在这实习。”

“这离我学校近,黄叔叔也在这,有个照顾嘛,你生意谈的怎么样?顺利嘛?”

“还行…..你这是干啥去?上车,送你去。”

“不用了,我送点资料过去,就前面呢。”

陆峰连连点头,脑子里却在飞快的转着。

“没事儿,我先走了。”

“有事儿,晚上有空嘛?我请你吃饭,他乡遇故知,人生三大喜,必须请你吃一顿。”陆峰问道。

“晚上得……”

“不能推,就这么定了,有事儿请个假,到时候我来接你。”陆峰摆摆手,不等她说话就让司机开车走了。

回去的路上,陆峰心思万千,本来看到黄友伟的时候,他心里很开心,但是这个人啊,一旦屁股坐在不一样的位置上,就容易变。

他不想卖给陆峰,陆峰也只能逼着他卖了,当没得选择的时候,就是最好的选择,这个熊猫厂子他绝对不会放过。

陆峰对于官场上的弯弯绕不懂,不过他知道,如果自己是黄友伟,面对熊猫厂这样的事儿,还是面对金婷婷背后代表的事儿,很容易做出选择。

陆峰到了酒店门口,推开门准备下车,忽然停下来说道:“你今天就给我当司机,别乱跑了。”

下了车,陆峰刚走到酒店门口,就看到停着一辆跑车,仔细看了一眼车牌,陆峰开始头大起来,这位姑奶奶是阴魂不散啊!

刚进大堂,就看到苏有容在班里入住手续。

“请问您住哪个房间?我们的豪华套房面积是……。”

苏有容抬起头看到陆峰,用手一指他道:“我就要住他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