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先生,那位白袍老人。

   在赴死山和鹰会帮卒的拥簇之下,显得格格不入,这位老人身上的戾气并不深,相反,单独拎出来,有种世外高人的气魄。

   风轻云淡。

   从容不迫。

   只不过这种“从容”,并非是温和派的平等相视,而是自高而低的漠然,俯视。

   白袍老人踏入客栈之后,便再也没有看过其他人,有人替他把桌子擦干净,然后卓先生便自顾自坐了下来,井宁被一脚一脚踢着推搡着上楼,不多时,银月客栈楼上的住户,便全都被鹰会和赴死山的修行者赶了下来。

   宁奕在此刻,倒像是一个被忽略的人。

   这些帮派修行者,把事情闹大,这倒有点不合理……以他们平日里的行事风格,也不该如此嚣张,一山更有一山高,总有赴死山惹不起的人。

   直接把客栈里的人都轰下来。

   显然,他们觉得自己背后的那座靠山,足够大。

   足够大到,无视一些意外因素。

   这可能就是他们忽略宁奕的原因……因为如今这副打扮的宁奕,实在是太普通了,在风沙里蹚了一趟,身上沾染着泥沙,黑袍还带着匆忙的气息,面容清秀但不出众,怎么看也不是需要特别留意的主儿。

   清凉消暑比基尼美女溪水边写真

   于是宁奕就默默站在角落里,动用了敛气术法,像是融入了黑暗之中。

   他下意识把目光望向门那边,丫头还在自顾自的喝着茶,遥遥对着自己举杯。

   宁奕无声的笑了笑。

   他望向掌柜井月,神情变得有些微妙,这几日,他和丫头俩人游走大漠,在绿洲城,夜市,集会上,听了一些大漠的故事,还淘到了一本古旧的画谱,那本画谱很有意思,被自己花了些细碎银子,直接买了下来,就贴身放在衣襟之内。

   画谱里有一个……值得回味的故事。

   楼上传来了怒骂,痛喝声音,紧接着刀剑出鞘的利响,让那些觉得自己被冒犯的住客,直接噤声,一言不发,双手抱在脑后,极其窝囊的被赶下了楼……银月客栈的生意的确差了很多,

   一共也就六七个住客,大商队似乎都聪明的绕道,不再从赴死山的方圆赶道,也不会选择在大漠留宿。

   基本上也可以猜出来,现在被赶下来的这些人,大多是消息不灵通,又没太多银子的窘迫家伙,从他们的衣着,马具,还有佩剑就能够看出来。

   井宁在楼上最后一个下来,他眼神隐忍而且沉默,双手抱在脑后,看到了平静靠在柱子背面的宁先生,极快的将眼光掠过,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宁先生还是老样子,他在看戏,但这出戏是什么,阿宁已经猜到了。

   赴死山的二当家死了。

   他们在查人。

   让少年阿宁觉得困惑的点只有一个……赴死山的二当家,难道就这么重要?能够让整座山头,一寸一寸犁翻大漠,连银月客栈这种流通性极大的地方,也要盘查。

   思绪飘忽,阿宁已经来到了大堂。

   那位白袍卓先生,喝着茶水,抬起一只手,手指指尖触及虚空,泛起阵阵涟漪。

   一道猩红的长线,从指尖飘掠而出,在空中飞舞,连点成线,化为一座小型阵法,默默站在黑暗里的宁奕,挑起眉尖,觉得有些意思……这门术法,倒还真不是劣质的探查术法,这个白袍老人颇有些手段。

   在望月井的那一夜。

   宁奕杀死了那位赴死山的二当家。

   他倒是没有太过留意……因为那纯粹是一场意外的偶遇,对于对方的身后,究竟牵连着什么,他根本就不在乎。

   所以即便杀死了那个家伙,宁奕也不屑于去探查其身上的遗物。

   他根本就不是为了拿走什么,而杀人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宁奕对于赴死山二当家身上背负的“东西”,有了极大的兴趣。

   因为那位白袍卓先生抬手布置的阵法之中,竟然有着熟悉的气息,红线缠绕,如毒蛇一般吐信,森寒的气息瞬间平铺整座客栈,连地面都铺上了一层青霜。

   在望月井杀人之时,那位赴死山二当家,身上也是这道气息。

   原来……不是修行

   的气息,而是某件“物事”的气息?

   一位二当家的死,可能会让赴死山很愤怒。

   但不至于此。

   那么,到底是他身上的什么“物事”,让琉璃山的卦算师都出手了。

   卓先生出手,显然是一定要将二当家身上的“物事”找回来,不然也不至于大费周折了。

   宁奕眯起双眼。

   那一夜,他随手杀死二当家后,根本就没有搜刮腰囊,直接离开了事。

   但很显然,现在的情况是,那样东西牵动了巨大的琉璃山势力,卦算师直接将杀死二当家的凶手与物事的丢失挂钩。

   那座猩红的小型阵法,结印完成。

   “轰”的一声,火蛇四溅,缭绕成一团火海,卓先生的雪白眉须,在猩红火光的映照之下,显得威严而又可怖。

   他眼瞳深处,映照着“不可知”的未来。

   在大堂的这些人身上,一个一个的看去,将过往的那几日,迷雾拨开。

   卓先生的袖袍翻飞。

   他的确在找一样琉璃山丢失的“重要东西”。

   看似养尊处优,安然不动的白袍老人,随着视线的缓慢挪移,将这几人的“嫌疑”都排除,他的神情愈发难看,阴沉。

   那样东西。

   已经找了好几日了。

   一无所获。

   作为琉璃山还有那么一点分量的人物,他作为“那个计划”内的一分子,深知蛛网铺开将会笼罩的范围到底有多大。

   而任何一个细微环节的“失误”,在未来可能都会放大。

   这是每一个卦算师都知道的一点……因果因果,前因后果。

   就连皇子殿下都开口了。

   卓先生的眼神忽然凝练起来,他望向那个白衣少年,阵法燃烧,他的瞳孔里,闪逝过了火红的画面,迷雾被火焰烧开,他看清了井宁的一部分魂念。

   老人站起身子。

   阵法的烛火摇曳,映照这位苍老身躯,如地府冥神。

   他幽幽道:“前些日子……去了望月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