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炮台开炮,东南战舰视若不见,他们继续冲向敌方炮台。

炮台的尖啸由远及近,紧跟着贴近高雄三十一号的舷外左右前后都腾起了一团团水柱。

这条巡航舰冲得最快,对方集中炮火,轰击高雄三十一号。

陈玉雪稳稳地站立着,站在迎着炮火的那一舷。

虽然她年纪轻轻,打仗已是一把好手,且勇气上是巾帼不让须眉。

“轰……”

巡航舰舰身震颤,被敌炮击中中弹。

但舰上官兵们无所畏惧,又或者是硬着头皮,毕竟舰长身先士卒,她还是个女的!

其他各舰根本不能丢脸,也纷纷跟进。

高雄三十一号速度渐增,已经冲在了前锋舰队的最前面!

在后面旗舰“南海二号”上陈德总督问舰队司令洪煕官道:“那是谁?”手指冲在最前面的“高雄三十一号”巡航舰。

军队最需要这样的战舰舰长,这样的舰长值得表扬!

白袜子女孩修长美腿可爱甜美私房写真

“她是陈玉雪!”洪煕官钦佩地道。

“是她!”陈德感到一阵头痛,他知道陈玉雪的身份,但他不能硬将她撤下去,但要是她出了问题,那就是大麻烦,会给他的胜利光彩蒙上一层阴影。

“航道是否通畅?”陈德问道。

“前锋高雄三十一号已经发出信号,航道通畅,您的舰队可以逼近敌人炮台!”洪煕官恭敬地道。

陈德为爪哇总督,节制军政事务,尤其在外战中,他的权力非同小可。

“继续前进,战列舰准备攻击,今天要把他们毁了!”陈德下令道。

“是的,总督大人!”洪煕官下令舰队随着前锋迫近敌人炮台。

冲在最前面的高雄三十一号拖出长长的航迹,随着舰舷与对方炮台水平,左侧舷炮开火,攻击敌方炮台。

不过第一炮的水准并不怎么样,出膛的炮弹飞越了万丹人炮台,落在它后面。

然后第二第三炮就落在了炮台上,后八门火炮的炮弹都落在了万丹人炮台,这是高雄三十一号的副舰长及时修正了弹道,把炮弹都砸在了万丹人的头上。

这位副舰长名叫陈元盛,实际上是资深舰长,他原来是高雄二十三号的副舰长,后因打炮有功升为高雄十一号的舰长,然后又变成了高雄三十一号的副舰长,并不是他做错什么,而是爪哇舰队必须保住陈玉雪,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是督军的女人,也要向世人展示东南军的与众不同,因此高雄三十一号特别作了加强。

他的部下多是老炮手,一分钟多一点就再度装弹完毕,铁弹、发射药装填完成,陈元盛大吼一声:“齐射!”

“轰隆……!”

高雄三十一号的舰体在后座力作用下向右倾斜!

整个炮甲板都被滚滚硝烟给笼罩,一发发铁弹在喷薄的白雾的伴随下直扑远方!

其余各条巡航舰上也是一股股白色的硝烟不断的生起,几十发炮弹陆陆续续的落到了对方炮台周边。

海面上响起的暴雷一样的连响,东南府爪哇舰队的官兵们想象不到此刻炮台上的万丹人是多么的恐惧。

他们虽然使用大炮,可是他们一年也没能开上几炮。

嗯,红毛番卖给他们的火炮、火药和炮弹n贵,他们除了学习开炮的时候打过几炮,还有权贵们视察时打过几炮,一年到头,火炮根本没得一个响。

凌乱的炮弹不断在炮台上或是周围落下,撞在在炮垒上,几乎每一颗浇在附近的炮弹,都让炮垒里的万丹人阵阵心惊肉跳,唯有求神保佑!

打炮真特的不是人玩的!

相比之下,爪哇舰队上的炮手们经历过“月月水火木金金”式的强化训练,打炮如家常便饭一般,对方射来一炮,我们就能还上三到四炮。

更大的灾难在东南舰队的战列舰开始展开攻击后降临,24磅重炮惊天动地的轰击声,似巨兽始吼,火炮喷出的猩红色火舌,映红了湛蓝色的海空!

炮弹密集,连串落下,炮台上的万丹人接连被炮弹击中,砸得他们骨折身碎,惊慌失措。

烟雾尘埃弥漫,高高扬起,经久不散。

起初万丹人还是很勇敢地以磅炮与东南舰队的战列舰对射,但不久后就发现那是徒劳无功!

他们的炮弹无法破防!

战列舰舷墙坚固,有如铜墙铁壁般坚不可摧!

而且重炮的其势之猛,威力之大,难以想象。

这样的战斗怎么还能打!

听到对方炮台传来的炮声渐渐沉寂,东南舰队各舰舰长们一身轻松,看着已方战列舰的威力,那些巡航舰的舰长们无不羡慕,要是自己也能指挥一条战列舰就好了!

虽然海军辛苦,但打炮确实爽,用战列舰打炮更加爽!

不用担心,只要努力,不怕没有战列舰给自己指挥。

他们收到内部风声,他们那个总是吹嘘自己的家伙比别人更粗、更大和更硬的老大,是绝对不会容忍其他人比他更强大,他让船厂继续建造三级战列舰,最终达到五十艘,甚至有个远大的计划,很可能达到一百艘三级战列舰,同时威力更加恐怖的装炮达百门以上的一级战列舰正在研制中!

跟着这个老大有奔头!

战列舰延伸攻击,向着港口和城市倾泻炮弹,他们打过左舷炮又打右舷炮,让万丹城市各处处于一片混乱中,一些地方着火,人们知道已经难以抵抗,号叫着、哭泣着逃离了城市,兵荒马乱一片。

……

当发现万丹城抵抗很弱的时候,东南舰队以巡航舰保护着战列舰,各舰有条不紊地炮轰万丹城,整整打了一天!

陈德采纳了他的参谋部的意见,先不急于攻打城市,而是尽量制造恐慌,光打炮,打得城内风声鹤唳,哪怕万丹人带着财富逃跑也没关系。

城内每一分钟都有人在逃跑,而在港口处则惨不忍睹,东南舰队的巡航舰毫不客气地攻击万丹船只!

“开火!”女军官陈玉雪高呼道,她操纵着一磅小炮,发射霰弹,横扫了一条渔船,把船上的人打得惨嚎一片,多人落水!

巡航舰的枪炮齐响,然后靠上前去,俘虏对方大一点的渔船,蚊子虽小也是肉嘛,成串的渔船被带到东南舰队控制的一个小岛边。

而小一点的渔船,则直接击沉了。

如往常一样,东南舰队控制一座小岛,夜间把舰队停靠在那里,警戒森严。

……

一轮落日沉向海底,晚霞光芒万丈,自海归陆的海鸟成群飞过。

城市渐渐恢复平静,但城里的军民脸色严峻,天还没黑时街头巷尾已经是杳无人踪,呼啸地吹过空荡荡街道的风声中夹杂着阵阵的哭泣声。

王宫内君臣再度廷议,个个哑然!